English 首頁 中心簡介 人員隊伍 新聞動態 研究項目 學術成果 國際合作 媒體評論 圖書館 美國問題研究
一尾中特资料
  媒體評論
English edition
 
觀點 | 從貿易戰看美國對華三種心態
吳心伯

上海論壇 2019-10-15

  中美貿易摩擦已進行了1年多,局面多次反復,變化莫測。這場牽動世界經濟走勢的爭端,是因何而起?它背后的邏輯是什么?中國應該如何應對?我們應該如何管理兩國之間日益增長的戰略競爭?在今年5月份舉辦的上海論壇2019開幕式上,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美國研究中心主任、復旦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吳心伯教授發表了關于“經貿摩擦與中美關系展望”的主旨演講,給出這些問題的解答,其內容或許有助于我們更好地理解美國對華貿易戰和美國對華政策。演講全文如下:

經貿摩擦與中美關系展望


女士們、先生們,大家好!

  今天我想談三點。第一,中美關系正在經歷什么?第二,中國和美國下一步應該做什么?最后,我們應該如何管理兩國之間日益增長的戰略競爭?

  首先,我認為經濟關系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中美關系的未來。在過去的幾十年里,經貿關系一直是中美關系發展的重要基礎,謀求經濟利益是發展雙邊關系的主要動力。在中美之間始終存在諸多政治與安全分歧的背景下,經濟聯系成了兩國關系的穩定器和粘合劑。
現在中國和美國正在進入戰略競爭的時期,這場競爭在很大程度上涉及到經貿和技術的競爭。眾所周知,當前的中美貿易戰是特朗普政府發起的,從美國方面來看,特朗普政府內外至少存在三種不同的對華經貿政策思維。

  第一種,我稱之為“經濟民族主義”。“經濟民族主義”尋求經濟利益最大化,崇尚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正如特朗普政府過去兩年一直在倡導的那樣。因此我們看到了非常艱難的談判,也看到了中美經貿關系起伏不定,摩擦不斷。如果這種趨勢繼續下去,將會波及到政治安全領域,這意味著兩國在這兩個領域也難以建立互信。最終,中美關系將會起伏不定,摩擦不斷。

  第二種,我概括為“經濟現實主義”。“經濟現實主義”不在乎貿易本身,它所關心的是在對華貿易關系中不會增強中國至關重要的能力,特別是技術能力,防止中國通過經貿聯系縮小與美國的整體國家實力差距。因此,美國在與中國的經濟關系中尋求的不是絕對收益,而是相對收益,即阻止中國趕超美國。美國與中國在經貿、金融和技術的關系逐漸縮水。“經濟現實主義”對中美關系的外溢效應也會使得政治與安全關系充滿摩擦,沖突的風險會上升。因此,這是一種對抗與沖突型的雙邊關系。

  第三種,我稱之為“經濟自由主義”,在一個全球化的環境中看待中美關系,認為中美經濟關系應該按照多邊規則開展競爭與合作,謀求共贏。在這種情況下,中美經貿關系會在互補與競爭中繼續發展,政治與安全關系也會體現出合作與競爭交織的特點。

  現在讓我們更深一步地了解美國發動貿易戰以及美國精英和公眾對中國態度強硬的背后邏輯。我認為美國對華有三種不同的心態。

  首先,對中國崛起以及中國不僅在經濟上而且在許多其他領域趕超美國的前景的擔心和恐懼。第二,對“接觸政策”未能改變中國的失望甚至憤懣。部分人士認為接觸政策未能像美國預期的那樣改變中國,因此美國必須做出調整。第三種心態是長期以來不贊成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是敵視中國政治和經濟體制。這些人現在仍然稱中國為“共產主義中國”和“紅色中國”。對他們來說,與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和平相處是不可能的。在這三種心態中,我認為對中國崛起的焦慮和恐懼是當前美國對華政策最主要的驅動力。

  實際上,看看過去幾年美國對中國崛起的反應,很顯然對中國崛起的擔憂已經改變了美國對華政策。

  首先,抵制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美國聲稱是因為它不能相信亞投行會遵守西方標準和規則。因此,美國不僅決定自己不加入亞投行,還試圖勸阻其盟友和合作伙伴不要加入。我認為,美國所謂“擔心規則”,實則是擔心中國挑戰自二戰結束以來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秩序。

  第二,抹黑“一帶一路”。在過去的兩年里,尤其是過去的一年里,美國國務卿周游世界,告訴每個國家必須對“一帶一路倡議”帶來的債務陷阱非常謹慎。我認為,在所謂債務陷阱的背后,美國實則擔心“一帶一路倡議”將有助于提升中國在歐亞大陸及其他地區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力。

  第三,打壓華為。最近,美國發起了對中國信息技術巨頭華為的全球打壓,美國國務卿和其他政府官員一直在談論安全風險。這真的是安全風險嗎?不。兩天前,當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電視采訪時,他開始談論華為的安全風險。節目主持人問他,你真的有關于安全風險的證據嗎?他當然沒有,所以他說,這是個錯誤的問題。我們必須確保5G應該符合我們的價值。這意味著什么呢?這意味著,首先美國打“安全牌”來嚇唬人。如果“安全牌”不起作用,那么就應該打“價值牌”來勸阻人們。如果“價值牌”不起作用,就打“文明牌”。中美兩國是不同的文明,所以文明沖突是不可避免的。

  我們可以從過去幾年美國關于中國的邏輯變化中看到,從國際規則到國際秩序和政治經濟體系,從中國的外交政策和安全行為到貿易不平衡,從市場準入到知識產權保護和產業政策等等,在言辭背后,我認為核心問題是美國已經認定中國的崛起對美國霸權構成了重大挑戰,美國要動員盟友和伙伴來遏制和阻止中國崛起的進程。如果這不起作用,至少會減緩中國的崛起進程。

  中國在當前形勢下應該做什么?我想我們可以從中國領導人那里聽到三個關鍵詞:改革,開放,創新。

  上個月,習主席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發表主旨演講,宣布中國將采取一系列重大改革開放舉措,加強制度性、結構性安排,促進更高水平對外開放。具體措施包括國際資本和投資的市場準入,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國際合作,更大規模增加商品和服務進口。此外,盡最大努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最后,更重要的是要確保所有的改革開放政策得到很好的貫徹落實。所以我認為習主席已經對下一輪的開放和改革做出了非常認真的承諾。

  更重要的是中國的自主創新。在過去的幾年里,西方企業,尤其是美國企業,不滿于中國的自主創新。他們說中國不信任國際供應鏈,不相信創新方面的國際合作,是因為想推進自主創新。但是今天,看看華為和美國切斷供應鏈和創新鏈的行為。中國別無選擇,只能做出更大努力,確保中國在高科技領域能夠依靠自己。

  對美國來說,它也應該進行反思。美國應該做什么?我認為首先是一些哲學性的思考。在國際關系中,在數千年的歷史中,國家間力量對比的變化是常態,美國不是生來就是世界第一,也不會永遠是世界第一。這是歷史的規律,對美國來說也不例外。所以人們需要對這個問題有哲學性的思考。但更重要的是,我認為對于美國精英和公眾來說,他們總是喜歡抱怨來自外部的問題,然而美國今天面臨的挑戰主要來自內部而非外部,也不是來自中國。如果美國不能緩解其政治極化,如果美國不改善其落后的基礎設施,如果美國不在研發上加大投資,如果美國不削減聯邦赤字,那么無論中國崛起與否,美國肯定都會衰落。因此,決定美國未來的真正關鍵是美國內部的改革。經過近一年的斗爭和談判,貿易戰正在升級。但我相信貿易戰遲早都會結束,當貿易戰結束時,我想我們可以獲得幾個重大啟示。

  第一,中美經貿關系十分重要,中美經貿關系脫鉤的代價太大,誰都承受不起。其次,美國不能阻止中國的崛起,充其量只能放慢這個過程。但是對于一個有著數千年歷史的中國來說,它對時間框架有著不同的理解。最后,中美在經濟、外交和安全方面的對抗只會加快美國霸權的衰落和現存國際體系的瓦解。

  那么我們應該如何處理中美關系?首先,相互尊重。不管美國有多強大,它仍然必須以尊重的態度來對待中國和其他國家。“美國第一”的口號缺乏對他國利益的尊重,也沒有表現出對整個國際社會利益的尊重。其次,求同存異。美國必須接受國家間政治制度、文化和文明的差異,不以意識形態劃線,不以文明形態劃線。美國對中國的評價多年來一直是武斷的。我們在承認文化、歷史、政治和經濟差異的同時,仍然可以發展合作,實現雙贏。現在我真正關心的是美國的一種聲音,說這場貿易戰的背后是文明的差異,這讓我們想起了18、19世紀和20世紀初的歷史沖突。最后,兩國應該進行良性競爭。競爭是不可避免的。我們兩國之間的競爭肯定會加劇,但是我們應該按照符合21世紀國際潮流的方式開展競爭。在這個過程中,要謀求共贏而非零和。盡管競爭不可避免,沖突和對抗可以避免。我擔心的美國部分人民,包括特朗普政府,當他們談論與中國的競爭時,想到的卻是沖突和對抗。對于我們兩個大國之間的競爭來說,最重要的是通過競爭,提升自己而非打敗對手,打敗對手明顯是不可能的。

  最后,我想再次表達我對兩國關系現狀和未來的強烈關切。我秉承謹慎樂觀的態度,認為兩國人民,無論是精英還是公眾,仍然有這樣的理性認知,即我們不僅能以符合兩國根本利益的方式,同時也以有利于整個國際社會的方式處理兩國關系。我的發言就到這里,謝謝!



[關閉]
 
  2005-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