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頁 中心簡介 人員隊伍 新聞動態 研究項目 學術成果 國際合作 媒體評論 圖書館 美國問題研究
一尾中特资料
  媒體評論
English edition
 
G7峰會首日就懟特朗普,法英等呼吁別打貿易戰(采訪)
吳心伯

上觀新聞 2019-09-02

  為期三天的七國集團(G7)峰會24日在法國南部濱海小城比亞里茨開幕。為了防止連續2年攪局峰會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再次搗亂,主辦方法國格外小心翼翼,甚至決定不發表聯合公報,卻仍然難防特朗普“砸場”——23日,特朗普赴法前再次威脅將對法國葡萄酒征稅,歐盟隨即“硬懟”。一場“口水戰”頓時讓美歐貿易關系陰云再現,也讓法國總統馬克龍的精心安排亂了套。

  外媒述評,G7峰會召開前,特朗普與中國、歐洲多國之間不斷升級的貿易緊張關系,可能將世界經濟拖入衰退。盡管法英等國領導人24日公開呼吁避免貿易戰,但高舉“美國優先”牌子的特朗普不會聽勸,毫無意義的爭端將繼續撕裂各國,把峰會變成一場“尬聊”。“G7曾是國際合作的范例,如今卻成了充斥地緣政治分歧的雷區。今年的峰會可能再次呈現一場高層口角的盛宴。”就在會前,東道主法國總統馬克龍已經放話,本次峰會將不發表公報,以免G7領導人之間陷入爭吵。這將是G7峰會歷史上首次出現無聯合公報的情況。

  “我愛法國葡萄酒”

  說起比亞里茨,人們首先能想到的,莫過于大西洋海浪聲中的金色沙灘,以及這一地區盛產的法國佳釀——葡萄酒。此次,馬克龍就要用它,來款待不久前還威脅對法國葡萄酒加征關稅的美國客人。

  24日上午,特朗普抵達法國。主辦方為他安排的第一場活動,就是在下榻的五星級皇宮酒店露臺上與馬克龍共進午餐。這頓飯大約吃了2個小時,按照特朗普的說法,“到目前一切都很好,天氣棒極了”。他說,自己與馬克龍的友誼非比尋常,稱得上是“特殊關系”。

  “我們其實有很多共同點,埃馬紐埃爾,”在一群攝影記者面前,特朗普大聲喚著馬克龍的名字,“我們已經做了很長時間朋友了。”馬克龍則以流利的英語告訴記者,特朗普是個“非常特別的客人”。當被記者問及會否為了報復法國的數字稅而向對方葡萄酒征稅時,特朗普未明確表態,只是稱“我愛法國葡萄酒”。

  《費加羅報》透露,峰會前與特朗普共進午餐,是馬克龍的即興安排,記者毫不知情。這頓驚喜的午餐,似乎是為了讓峰會有個良好的開始,也是為了沖淡美歐領導人貿易角力的硝煙味——就在乘坐專機赴法參會前,特朗普剛剛對歐洲發出威脅:如果法國對谷歌、臉書和蘋果等美國互聯網技術巨頭征收數字稅,將對法國葡萄酒征稅。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24日回應,如果美方對法國葡萄酒征稅,歐盟將尋求報復。

  美法此輪貿易紛爭始于今年7月。當時,法國議會通過征收數字稅的法案。全球數字業務年運營收入超過7.5億歐元和在法國境內年運營收入超過2500萬歐元的企業將繳納3%的數字稅。如果法方開征數字稅,美國字母表公司旗下的谷歌公司以及蘋果公司、臉書公司和亞馬遜公司等大型企業將繳稅。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隨即證實,美方依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對法方數字稅發起調查。美方“301調查”最長持續一年,后續可能導致美方對法方加征關稅或采取其他貿易限制措施。

  外媒述評,兩年來,特朗普在G7峰會上有“好斗”的前科。2017年意大利峰會期間,他就德國對美貿易順差發表言論,并拒絕支持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他的“不合群”成為發達國家俱樂部的一大挑戰。2018年,特朗普又因拒絕在聯合公報上簽名受到盟友圍攻,使加拿大G7峰會開成“史上最分裂的峰會”。考慮到特朗普的不靠譜,東道主馬克龍此次試圖避開傳統的對抗路線,通過不發表聯合公報等方式緩和內部沖突。誰知,這依舊沒有讓反復無常的特朗普“安分”,破壞力驚人的他主動挑事威脅對法國葡萄酒征稅,一場“關稅口水仗”給美歐緊張的貿易關系帶來新的不確定性。

  路透社指出,馬克龍將這場峰會視為重啟多邊主義的機會。他還請來了印度、南非等國領導人助陣,希望擴大G7全球影響力。不過,比較可能的結果是,這場會議將揭露威脅西方團結和國際合作的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斷層線。由于美國在處理貿易及環境等爭端方面與歐洲國家格格不入,美國與其盟友要在年度峰會上找到共同立場的難度“越來越大”。

  圖斯克在24日說,今天登場的G7峰會將考驗各國是否能團結一心。

  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稱,G7峰會將在沒有發表聯合公報的情況下結束,成為其44年歷史上的首次,暴露世界七大經濟體國家元首之間不斷加深的分歧。《華盛頓郵報》揶揄稱,眼下G7年度聚會的主要目標已經變成:“不爆發家族成員矛盾”和“別出意外”。

  好在,迄今為止,特朗普并沒有什么出格的言動。8月25日清晨,他還發推駁斥“假新聞”,否認美國與G7中其他6個國家關系緊張,并稱全球都在討論美國經濟良好態勢。

  單邊主義的犧牲品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吳心伯教授表示,本屆峰會可能成為其他國家聯手向特朗普施壓的會議。原因在于幾方面。

  第一,連日來中美貿易紛爭升級,世界經濟受到拖累,美國、日本、德國等多國8月制造業PMI數據位于榮枯線以下,市場擔憂部分發達國家經濟或有陷入衰退風險。G7的歐洲國家領導人將全球經濟放緩的部分原因,歸咎于特朗普發起的中美貿易爭端。《紐約時報》援引英國前駐美大使韋斯特馬科特的話說:“我認為特朗普在峰會上會受到其他人的指責。人們會覺得,特朗普的貿易政策是把世界經濟引向錯誤方向的因素之一。”

  “政客”網站稱,就在特朗普發推“命令”所有美企撤出中國之際,越來越多證據顯示,美國以外的其他工業化經濟體增長遭遇困境。德國央行本周警告稱,德國經濟可能在第三季度再次收縮,開始衰退,原因在于中美貿易爭端降低了中國對德國進口產品的需求。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歐洲項目主任希瑟·康利表示:“特朗普似乎在給歐盟的經濟設置一個真正的挑戰,而這一切都將繼續惡化他連任后的經濟前景。”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副院長馮仲平認為,特朗普秉持“美國優先”,不把盟友當回事,令歐洲產生了“需要靠自己”之念。歐洲國家對特朗普發動貿易戰意見尤其大,因為作為歐洲經濟引擎的德國強烈依賴出口,而美國到處煽風點火令全球消費意愿和投資意愿受挫,也壓低了歐元區經濟預期。德國等歐洲出口型國家被迫淪為美國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的“犧牲品”,這是德國等G7成員國非常反感的,也令它們對特朗普逐漸失去幻想。

  在這樣的背景下,馬克龍等領導人24日公開呼吁避免貿易戰。馬克龍在峰會開幕前發表講話說,希望七國領導人能意識到,緊張局勢尤其是貿易緊張局勢對全世界都是有害的。他說:“我們應該致力于緩解緊張局勢,避免貿易戰,重振全球經濟增長。”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當天表示,貿易戰必須停止,如果美國出于政治原因使用關稅,將危害全世界。他說:“貿易協議和世界貿易組織改革比貿易戰好。貿易戰將導致衰退,而貿易協議將促進經濟。”

  即便是英國首相約翰遜,也沒有給特朗普面子(特朗普曾說約翰遜是G7峰會唯一讓他期待的領導人)。他24日表示,將勸說特朗普不要進行貿易戰,因為貿易戰已經使全球經濟不穩定。約翰遜說:“面對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和關稅提高,我對當前局勢走向感到非常擔憂。”

  第二,歐洲國家早就受夠了特朗普經貿施壓和威脅,擔心自己成為美國對華施壓后的又一重點打擊對象。此前,美國政府宣布計劃對40億歐元的歐盟輸美產品加收額外關稅,美歐雙方圍繞航空補貼的貿易爭端也再度發酵升級。今年4月,美歐相繼公布價值210億美元、200億美元的清單,向對方出口商品征收巨額關稅……此外,雙方在是否將敏感的農業納入貿易談判范疇,以及是否取消美國對歐鋼鋁稅等問題上也存在根本分歧。

  美聯社認為,特朗普意識到,經濟這根支撐他競選連任的堅實支柱在搖擺不定。作為解決方案,他計劃向G7領導人施壓,要求歐洲、加拿大、日本等國家和地區開放市場,以實現他口中的“自由、公平和互惠”貿易。特朗普對上述三個市場都征收或威脅征收關稅。CNN說,大選臨近,特朗普行為似乎變得越來越古怪,在世界舞臺上的地位越來越孤立。G7其他領導人指責他“不分敵我”地動用關稅措施,導致各國經濟衰退、制造業萎縮、股市陷入動蕩。

  馮仲平認為,美國因數字稅與法國“開撕”,并威脅對德國輸美汽車加征關稅。如果上述兩大貿易施壓政策正式出臺,將對歐洲構成直接打擊。作為應對,歐盟主管貿易事務的執行委員馬姆斯特羅姆7月表示,如果美國對歐盟汽車加征關稅,歐盟也準備好對價值350億歐元的美國商品加征額外關稅。近日,歐洲官員更是起草了一份長達173頁的“雄心勃勃”的計劃,旨在反擊特朗普對歐洲挑起貿易爭端。

  第三,全球治理和全球秩序受到特朗普政策的沖擊,讓傳統的跨大西洋關系日趨緊張。“政客”網站評論認為,特朗普很少對全球治理表示歡迎,許多經濟學家指責其“美國優先”政策助長了經濟不確定性在全球蔓延的普遍感受。“每一次全球會議都變得更具對抗性,”一名美國前政府高級官員表示。該官員指出,特朗普退出巴黎協定、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和伊朗協議,是他破壞全球秩序的主要方式。“總統非正統做法的結果就是,美國變得更加孤獨。”

  《金融時報》認為,去年加拿大峰會上,特朗普拒絕在聯合公報上簽字,因為公報包含“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這一措辭。可見特朗普對全球秩序并不感冒。本屆G7峰會可能成為歷史上最古怪的一次——峰會原本應使全球問題變得較容易管控。但G7正落得此種適得其反的地步:世界將比領導人會面之前變得更不易管控。

  特朗普想開特別會議

  面對峰會可能再現“G6+1”的場面,特朗普在想些什么?

  美國媒體稱,特朗普在G7峰會上有自己的計劃。為了讓他本周的出席更受歡迎,助手們進行了游說,希望在25日上午增加一個聚焦全球經濟的特別會議,以便他向增長正在放緩國家的領導人吹噓美國經濟。

  美國政府高官說,在特別會議期間,特朗普將把美國的增長與歐洲的經濟不景氣進行對比,并強調他支持就業和“公平”貿易的觀點。他將大力宣傳他的減稅和放松管制政策,并敦促盟友以他為榜樣,避免全球經濟出現問題。

  《華盛頓郵報》稱,特朗普計劃“坦率”討論G7成員國面臨的癥結問題,包括貿易、數字服務稅和北約的開支義務。但尚不清楚其他國家會在多大程度上接受特朗普可能提出的有關它們應如何改變本國經濟方針的想法。《新聞周刊》則認為,“此舉可能帶來對抗的巨大風險。”

  吳心伯認為,美國謀求召開特別會議,可能有兩個用意,第一是為了國內政治需要,鼓吹美國經濟,最好再得到一些成員國的呼應,幫他對沖“特朗普衰退”的負面輿情。最近,美國金融市場頻頻發出經濟衰退的預警信號,制造業拉響警報,股市也全線受到重挫。第二則可能向其他小伙伴發出共同應對中國的信號。

  吳心伯說,美國從前年開始,就游說歐洲和日本限制中國通過投資獲取相關技術。雖然G7峰會場合估計不會討論限制中國投資的事,但不排除商議WTO改革,從另一個角度施壓中國。上月底,特朗普給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傳達了一份備忘錄,要求修改WTO發展中國家地位規則,防止中國、新加坡等數十個國家利用WTO的特殊和差別待遇所提供的靈活性“獲得不公平優勢”。

  對于特朗普召集特別會議,不少分析人士并不看好。因為美歐要縮小分歧,可能性已經比較小,特朗普還要說服它們在對華問題上配合自己,顯得有些不切實際。法國國際關系專家巴迪說,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更像是“展示外交”而不是“談判外交”,“在他看來,向自己的選民展示自己不會屈服于任何人,才是最重要的”。而澳大利亞媒體則形容其他參會領導人在“踮起腳尖繞過特朗普”。

  貝倫貝格銀行駐倫敦首席經濟學家霍爾格·施米丁表示,峰會的一個理想結果是,美國、歐盟、日本同意共同解決貿易問題,但“與特朗普一起做這件事,這樣的期望似乎太高了。”(文章來源:上觀新聞)



[關閉]
 
  2005-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