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頁 中心簡介 人員隊伍 新聞動態 研究項目 學術成果 國際合作 媒體評論 圖書館 美國問題研究
一尾中特资料
  學術論文
 
美國對華技術封鎖在國際社會不得人心
宋國友

《人民論壇》2019年6月

宋國友:“美國對華技術封鎖在國際社會不得人心”,《人民論壇》2019年6月

   【摘 要】特朗普政府對華采取高科技封鎖政策,試圖加快促成中美“科技脫鉤”。國際社會中的國家行為體、市場行為體、各國際組織以及美國內部社會,出于道義維護、利益確保和體系穩定等因素,都表達了對中國支持以及對美國失望的態度。國際社會的上述態度對中國更好反制美國是有利的,中國需要采取措施延續和鞏固國際社會現有的總體態度。

  【關鍵詞】國際社會  美國  中國  技術封鎖    

  【中圖分類號】D815    

  【文獻標識碼】A

  在中美貿易摩擦不斷擴大規模之際,特朗普政府瞄準中國高科技產業及相關標志性公司,通過采取“禁買”“禁售”以及“禁人”等方式實行封鎖,試圖壓制中國高科技產業快速追趕之勢,繼續保持對華技術優勢,維護美國在國際關鍵技術領域的壟斷地位。在高科技已經成為中美戰略競爭焦點的背景下,美國對華在高科技領域的技術封鎖具有顯著的戰略意涵,旨在確保美國對中國的長期戰略優勢地位。美國政府對中國采取的技術霸凌和封鎖措施,激起了國際社會的強烈反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兩種觀點,一是對中國的支持,二是對美國的失望。

  國家行為體、市場行為體、國際組織都表達出對華支持、對美失望的態度

  國際社會并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而是包含著各類具體的行為體,其中既有國家行為體,也有市場行為體和國際組織等行為體。在美國對華高科技封鎖問題上,上述國際社會各成員對中國的支持以及對美國的失望均有明顯體現。

  一是國家行為體。從現有的情況看,盡管美國對華高科技、特別是針對中國特定高科技企業的封鎖越發嚴厲,但幾乎沒有國家主動加入美國對華的高科技封鎖陣營。即使有國家按照美國的要求有所動作,也主要是為了遵循“瓦森納協定”這一原有技術出口的規定,或者是在美國長臂管轄的法律體系脅迫下無奈的選擇。最具有說服力的是,盡管美國不斷渲染華為公司對盟友國家安全的威脅,要求美國盟友禁用華為公司的5G設備,但絕大多數美國盟友并沒認同美國這一政策,而是允許華為公司競標本國的5G網絡建設。特別是在美國的盟友集中區域歐洲,德國、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大國,均明確拒絕了美國的不合理要求。甚至在美國最為核心的“五眼聯盟”這一情報系統內,支持美國對華高科技封鎖的國家也是少數,英國、新西蘭和加拿大政府都曾表態不會禁用華為5G設備。廣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國家政府,更沒有跟隨美國對華進行高科技封鎖,而是繼續和中國進行正常的高科技交流合作。因此,從國家行為體的角度,美國對華高科技封鎖,是明顯的單邊行為,而非國際社會的多邊行為,這充分說明國際社會不認可美國在高科技領域的對華封鎖政策。

  二是市場行為體。與國家行為體相比,跨國公司等市場行為體更是表達了在美國對華高科技封鎖問題上的失望。跨國公司基于國際產業分工,在全球布局配置資源,整合供應鏈,最大化其利益。和中國進行高科技領域的產品和技術貿易、投資,是符合全球分工趨勢的正常市場行為,能夠為跨國公司帶來更穩定的供貨渠道、更低廉的貨物價格、更廣大的銷售市場以及更深入的技術創新。美國政府試圖用政治力量、法律力量悍然切斷跨國公司與中國的經貿聯系,輕則大幅提高這些跨國公司在華運營的成本,重則可能會失去中國不斷增長的消費市場,并且破壞已經成型且穩定的產業內、企業內分工體系。更為嚴重的是,美國政府以本國安全和戰略為出發點,粗暴干涉國際分工體系的非市場行為,是對市場經濟的嚴重政治干擾,為市場行為體帶來了經濟之外的嚴重不確定性。跨國公司從正當的資本利益出發,非常反感美國政府的對華高科技封鎖。

  三是國際組織。國際社會成員還包括政府間跨國組織和非政府間跨國組織。美國當前對華高科技封鎖,也波及到了某些國際組織,因此可以從這些國際組織的角度觀察對中美兩國的態度。仍然以美國對華為的禁令為例。在美國發布禁令之前,華為已經加入了數百個國際行業組織或產業聯盟,但只有個別的國際行業組織或產業聯盟遵從美國禁令,取消華為的會員資格。在有限的取消華為會員資格的國際組織中,還有些組織改變了態度。比如國際WiFi聯盟、藍牙技術聯盟和國際固態技術協會(JEDEC)這三大組織,一度暫停了華為的會員資格,但不久又在官網上恢復了華為的地位。總部位于美國的國際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也曾短期內限制華為及其子公司的員工參加IEEE刊物的同行評審和編輯工作,但隨后強調“科學和技術是全球性的活動”,宣布取消上述限制。有些國際組織并沒有直接受到美國對華高科技封鎖的影響,但是也在這個問題上發出了聲音,表達了觀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表的題為《中美貿易緊張局勢造成的影響》的報告認為,近來美國對華高科技產業的緊張局勢升級可能會嚴重挫傷商業和金融市場情緒,擾亂全球供應鏈,導致投資和貿易增長放緩,進而危及2019年全球增長的預期復蘇。事實上,世界貿易組織和經合組織(OECD)近期所發布的報告大都認為美國挑起的貿易戰及科技封鎖不利于世界經濟的健康發展。

  此外,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支持和對美國的失望在美國國內也有所反應,換言之,美國國內社會也并不支持美國政府圍繞對華高科技封鎖所采取的各項措施。這可以具體表現在美國大學和美國商界等社會領域。在美國大學層面,耶魯大學校長蘇必德就發出公開信,重申對中國學生的堅定承諾。信中說,美中關系近期趨于緊張,學術交流受到更多影響,讓包括耶魯在內的美國大學中的很多國際學生和學者感到不安。他呼吁美國的校長同仁們一起敦促聯邦政府澄清對國際學術交流的擔憂,同時維護基礎研究的開放學術交流原則。在美國商界,美國商會(USCC)和美國榮鼎公司發布報告,對美國對華技術“脫鉤”對美國信息和通訊技術產業的影響進行評估。報告警告稱,若美國對華高科技產品的關稅持續生效,美國國內生產總值在未來10年內將減少1萬億美元,美國信息和通訊技術產業將受到嚴重沖擊。這些都將對美國的創新和競爭力產生無法預估的巨大影響。

  國際社會對華支持、對美失望的主要原因

  國際社會對中國支持、對美國失望這兩種態度的產生,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是道義原因。美國是發起對華貿易戰以及技術封鎖的主動方和加害方,中國則是被動方和受害方。而且,美國用所謂“國家安全”借口封鎖中國,把原本是跨越國界的正常科技交流和經貿往來當成實現本國戰略目標的霸權武器。而美方又遲遲不能拿出中國高科技企業損害美國國家安全的切實證據,更多地是基于無端的猜測和懷疑。國際社會不接受美國的單方說辭。況且,正如一些歐洲國家已經發現的,是美國高科技公司系統性地竊取歐洲國家機密,監控他國社會信息交流。美國政府還依靠其軍事同盟體系和情報合作體系,強壓其他國際社會成員跟隨美國政策,也對中國進行高科技封鎖。如果不符合美國的相關規定,美國將對其他國家或者跨國公司也采取制裁措施。因此,美國的霸凌主義不僅針對中國,而且也針對國際社會所有的利益相關方。面對美國赤裸裸的技術霸凌手段,中方并未退縮,而是堅決抵抗,展現了不畏強權的頑強斗志。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根本上,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支持反映了人心向背,體現了中國屬于正義一方,而美國是非正義一方。

  二是利益原因。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支持不僅僅只關乎道義,還有巨大的利益在推動。首先是戰略利益的考慮。美國是基于自身戰略利益的考慮對中國發起高科技封鎖。和美國把中國視為戰略對手不同,國際社會絕大多數成員把中國看作戰略伙伴。美國是要維護其體系領導地位,和中國進行戰略競爭,而國際社會絕大多數成員希望與中國進行戰略合作,通過合作維護穩定和繁榮的國際體系。對國際社會而言,與華合作是其戰略利益所在,國際社會不愿意被美國綁架到其維護霸權利益的對華戰車上,在包括科技領域的諸多領域與中國進行戰略對抗。在很大程度上,國際社會認為美國為了實現其自身的戰略利益而犧牲了國際社會的整體戰略利益。

  其次是經濟利益的考慮。中國龐大的市場體量和改革開放的政策為國際社會帶來巨大經濟利益。美國對中國在高科技產業領域的封鎖,勢必會打破國際社會成員和中國在高科技領域原有的供應鏈和價值鏈,沖擊國際社會利益相關者在貿易、投資、生產和銷售等領域和中國已經形成的良性分工合作關系,增加國際社會成員的經濟成本,損害股市穩定,影響和中國相關的就業崗位,導致巨額經濟損失。如果說戰略利益還是不可捉摸的,那么這些經濟利益是實實在在的。特別是對國際社會中的部分高科技跨國公司而言,中國是最重要的市場,與中國貿易是其最主要的利潤來源。美國對華高科技領域的技術封鎖,會使這些公司產生嚴重的經營問題,甚至遭遇破產。

  三是體系原因。隨著美國對華高科技封鎖以及其他領域的“脫鉤”戰略往前推進,國際社會還尤為擔心美國對華封鎖會擴大化,蔓延至金融等領域,使中美之間爆發新冷戰,進而導致國際體系的巨變。美國對華高科技封鎖意在表明,如果中國不按照美方要求進行政策調整,美國就要把中國擠出國際體系。美國把當前的國際體系看成是私有物品,而非國際社會共同的公共物品。然而眾所周知,中國不僅已經是當前國際體系中的關鍵一員和核心穩定力量,而且是國際體系(包括國際技術體系)的重要貢獻者。美國試圖通過霸權力量把中國和國際體系分割的企圖,會沖擊現有體系的穩定,帶來嚴重的不確定性。而包括國際技術體系在內的國際體系的穩定,根本上符合國際社會的整體利益。因此,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支持,還有希望維持當今國際體系平衡的考慮。美國高科技封鎖不僅針對中國,也可能瞄準其他國際社會成員。中國堅決抵抗美國的技術霸凌主義,事實上發揮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有利于防止美國用高科技封鎖中國之后,繼續以高科技為武器對準其他國際社會成員,實現對其有利的新的地緣政治或地緣經濟目標。總體上,從國際體系的角度,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支持有助于推動現有體系朝向更為均衡、更為公平的方向發展。

  中國要采取措施延續和鞏固國際社會現有的總體態度,爭取更大的理解和支持

  中美是全球前兩大經濟體,中美貿易戰及雙邊關系走向對世界經濟和國際秩序的影響不容忽視。按照目前的趨勢,美國政府在技術領域對華封鎖,推動形成中美“高科技脫鉤”的戰略意圖是明顯的,而不僅僅是將技術封鎖作為一張戰術牌以贏得對華貿易談判優勢。即便正在磋商中的中美貿易協定能夠達成,美國在高科技領域防范中國、孤立中國甚至封鎖中國的政策方向可能也不會進行根本調整。在這種情況下,中美之外的第三方態度日益關鍵。從現在的情況看,國際社會更多地是對華支持、對美失望。這對于中國有力應對美國對華技術封鎖非常重要。當今國際高科技產業分工高度全球化,關鍵技術的分配也較為分散,各發達經濟體在高科技中總體上各有優勢,美國并不能控制全部高科技的國際正常擴散。如果國際社會不追隨美國,而是保持相對的客觀性和獨立性,美國對華高科技封鎖確有影響,但影響不會是致命性的。中國將更容易打破美國對華試圖構筑的全球高科技封鎖之網,探尋高科技發展的新型之路。在對華高科技封鎖中,如果美國得不到第三方國家的支持,甚至遭遇反對,也要反思其在戰略競爭思維下對華高科技封鎖的正當性和有效性。長期而言,在市場的壓力下,特別是隨著中國高科技的不斷發展和進步,美國政府甚至可能被迫放松在部分高科技領域對華封鎖。

  中國不僅要看國際社會對中國總體上是支持的這一大方向,而且要密切關注國際社會在這一問題上立場的變化。中國要采取各項措施繼續延續和鞏固國際社會現有的總體態度。毋庸諱言,國際社會的一些成員,例如一些發達經濟體,雖然不贊同美國對華的高科技封鎖,但對中國的高科技研發政策和產業發展政策也確實有一些片面或負面看法。中國要更好地闡釋自身高科技發展的政策,回應國際社會對于中國高科技產業發展的關切,進一步提升國際科技合作的內容和水準,爭取獲得關鍵第三方更大的理解和支持。在加快自身在關鍵高科技領域技術進步的前提下,中國要持續推動構建全球科技領域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為國際科技體系乃至國際體系的穩定貢獻更大的力量。

  (作者宋國友教授為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

  【注: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重大課題“中美全球經濟治理互動關系研究”的研究成果】



[關閉]
 
  2005-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