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頁 中心簡介 人員隊伍 新聞動態 研究項目 學術成果 國際合作 媒體評論 圖書館 美國問題研究
一尾中特资料
  媒體評論
 
“沉默的大多數”仍能約束華盛頓
張家棟

《環球時報》 2019-06-12

  在光明中,我們要能預見黑暗,否則就可能因失去警覺而陷入危險;在黑暗中,我們也要能預見光明,否則就可能失去正確方向,陷入不必要的恐懼和自我恐嚇。當前中美關系緊張,從貿易摩擦到技術斗爭,還有向全面戰略競爭方向發展的趨勢,引起廣泛關注:美國對華政策變化的原因是什么?中美關系是否會向“新冷戰”方向發展?中國是否需要全面調整內外戰略以適應“新”的國際環境?

  美國對華政策輿論確實出現了對中美關系不利的轉移。其實,美國對華政策辯論的氛圍,早就出現了對中美關系不利的轉向。隨著中國崛起,中美兩國學者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美國學者對中國崛起后的戰略意圖和動向日益警惕,批評聲音上升;中國學者對美國學者的批評日益不能接受,逐漸認為中國有必要在美國話語體系之外發出自己的聲音。這導致無論在國際舞臺,還是在中美共同進行的一些國際會議和相應成果中,中美兩國學者間的共同點越來越少。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一些知華派的態度開始發生變化:從支持中美接觸與合作,逐漸變得懷疑甚至反對。另一些美國知華派也逐漸在美國對華政策辯論中保持低調,或失去發聲的機會。美國對華政策辯論原本大致是反華派、知華派和中間派的大合唱,現在逐漸變成反華派的獨角戲。其他兩派即使沒有改變立場,也失去了牽制、平衡反華派的能力或興趣。一些知華派甚至認為:即使反華派的一些理念和做法可能是錯誤的,但對提醒中國做出改變可能也是必要或有用的。這事實上在縱容反華派勢力及其影響力的上升。

  贏家通吃的美國政策傳統也極化了當前美國對華政策輿論氛圍。贏家通吃是美國政治與其他西式民主國家的一個重大區別。在其他國家,反對黨即使沒能力主導政治生活,但仍有可能對執政黨的內政外交形成較大牽制。但在美國,這種牽制能力有限。尤其在外交和國際貿易領域,總統權力更大,其他政治勢力的牽制能力更小。當前美國行政當局被右翼人士主導,其他派系和觀點人士要么不愿加入政府,要么是被排斥,導致當前美國對外政策制定的群體空前狹小。這也塑造和強化了美國在全面打壓中國的輿論形象。

  不過,“沉默的大多數”這個龐大群體在美國仍然存在。這個群體包括知華派和中間派。他們雖然在部分議題上與行政當局的對華政策有共同點,如都認為中國崛起加上意識形態差異可能會對美國產生強大戰略壓力,美國需要采取一定應對手段,但在最根本的世界觀和價值觀上,與當前美國行政當局有著巨大差異。這一群體堅持自由主義理念,堅持平等與少數群體利益保護,堅持國家與社會、政府與企業之間的某種平衡關系。因為這些堅持,這一群體反對美國行政當局的一些核心主張和做法。

  在反華情緒得到民粹主義助力而成為某種“政治正確”的情況下,這一“沉默的大多數”不愿高調表達自己的差異性,但卻在根本上約束著當前美國行政當局的一些極端行為,使其不越過一條“虛擬的戰略紅線”,既不讓中美關系從局部爭執走向全面爭斗,從溫戰走向冷戰或熱戰。從美國政治的歷史看,美國在一段時間內因恐懼而在一些政策上走極端是可能的。當年的排華法案,二戰后的麥卡錫主義盛行,都是美國政治在短期和局部走向極端的例證。但美國政治長期和全面走向極端化的現象還沒出現過。美國社會多元特征和民主政治程序,仍是我們觀察美國政治和對外政策的根本。

  當然,現在中美關系確實面臨很大壓力。中國怎么辦?這個選擇權不在美國手中,更不在美國極端右翼群體手中,而是在中國人自己手中。當前世界變局與以前世界變局有一個根本性差異:以前的世界變局,主要動力來源不是中國,也不是因中國而起,中國只是其中一個被動的接受者或適應者;當前的變局,主要動力是中國崛起以及其他國家對此的反應,中國在500年來首次成為世界變局的主要動力來源,也應成為解決問題的主要方案和力量來源。美國執政團隊對中國和中美關系的論述很多都是片面的,但至少有一點是正確的,即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是中國國際地位提高重要時間節點。這其實是指出了深化改革開放對中國的戰略性意義。

  越是在危險的時代,我們就越不能只關注危險,就越不能被危險嚇倒。中國的發展來源于中國自己的改革開放;中國與美國關系的變化,無論好的方面還是壞的方面,也主要是因為中國自己的改革開放;中國要適應、解決與美國的關系問題,與世界的關系問題,也要通過繼續深化、強化改革開放來解決。在全球化時代,參與而不是自我保護,是規避風險的最好手段。在與美國行政當局的霸凌行為堅決斗爭的同時,注意與美國和國際社會“沉默的大多數”形成共識,是穩住中美關系、改善自身國際環境的一個好手段。(作者是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一帶一路”戰略與國際安全研究所所長,文章來源:《環球時報》)



[關閉]
 
  2005-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