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頁 中心簡介 人員隊伍 新聞動態 研究項目 學術成果 國際合作 媒體評論 圖書館 美國問題研究
一尾中特资料
  媒體評論
 
美國經濟強勁表現可持續嗎
宋國友

《環球時報》 2019-04-30

  美國商務部最新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度美國GDP環比增長年率達到3.2%,遠超市場普遍預計的2.5%左右,創下2015年以來第一季度GDP的最高增速。這個超預期表現,也讓有關“美國經濟到底怎么樣”的討論再次熱了起來。在此之前,有關稅改紅利即將散盡、“特朗普景氣”即將終結的論斷不少。

  從個人消費支出、國內私人投資、貨物服務進出口以及政府消費與投資這四大因素看,每個因素都有利于美國第一季度經濟的增長。美國個人消費支出占美國GDP的70%左右。如果消費支出出現問題,美國經濟不可能強勁增長。總體上,美國個人消費支出在第一季度穩步增長,為美國第一季度GDP增長提供了必要的基礎。而個人消費增加和美國股市今年第一季度的靚麗表現高度相關。在經歷了去年第四季度的股市大跌后,今年第一季度美國股市強勁回升。有了“股市”的財富效應,美國消費者就有了消費的動力和信心。在個人消費中,住房消費和醫療消費增速較高。然而,如果以個人消費支出占GDP的比重與其對第一季度GDP增速的貢獻進行比較,其貢獻度實際上并不突出,甚至可以說是較為平庸。

  真正推動美國經濟第一季度強勁增長的,主要是后三個因素。在國內私人投資中,知識產權類投資增幅最高;在政府消費與投資中,聯邦政府的國防開支、州和地方政府的建設開支增速也較為明顯。不過,美國第一季度經濟增速的最大貢獻來源,卻是美國對外貿易逆差的減少。按照貢獻度,這一因素大概占美國第一季度3.2%增速的30%。公允而言,如果不是第一季度美國對外貿易逆差減少這一效應,美國經濟第一季度的表現將會非常中規中矩,遠不至于如此亮眼。


  基于對第一季度美國經濟增速的深入分析,由于有貿易逆差減少這一因素的關鍵影響,應該說3.2%的增速確實超乎預期。在其他因素不變的情況下,如果今年特朗普政府能夠真的以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的方式和中國、歐洲和日本等經濟體達成貿易協定,進而持續增加對外出口,減少對外貿易逆差,美國GDP增速將會繼續獲得凈出口改善這一因素的有力支撐。但是,如果美國對外貿易逆差在第二季度及以后幾個季度不能顯著減少,受其拖累,今年美國GDP增速將會有所下降。

  今年有利于美國經濟繼續增長的重大積極因素還有美聯儲貨幣政策調整。按照原來預測,美聯儲今年將會有3次左右的加息。但是,由于特朗普政府的壓力以及對美國經濟增速放緩的擔憂,美聯儲貨幣政策出現了較為顯著的轉向,加息次數會大幅減少,甚至有可能按兵不動。貨幣政策變化將會為美國GDP增長注入穩定劑甚至是強心劑。

  事實上,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美國經濟受政策面影響越來越大。以大幅降稅為訴求的稅收政策落地,以減少政府審批為關鍵的監管政策調整,以對外施壓為特征的保護型貿易政策推進,以制造業回流為核心的產業政策導向,以反對美聯儲加息為重點的貨幣政策偏好,都反映了特朗普政府用政策改變來推動經濟增長的努力,這些政策取向也構成所謂“特朗普經濟學”的主要內容。在未來,如果特朗普經濟政策繼續兌現的話,美國經濟確實有可能繼續保持溫和甚至是強勁增長。

  但必須指出,特朗普政府經濟政策的調整固然會對經濟發展產生影響,甚至在一定時間內是有效的,可能有助于美國經濟的短期發展,但美國經濟基本面的變化才是決定性的。其中,尤其要關注勞動生產率和勞動參與率這兩大指標。在勞動生產率方面,美國過去幾年勞動生產率增速一直低迷不振,連續低于1.3%的情況遠低于上世紀90年代以及本世紀金融危機之前的水平。這個指標充分說明,美國經濟目前還缺乏技術進步和效率提高的支撐。在勞動參與率方面,近幾年這一指標維持在63%左右,處于近30年來的歷史低點。這個指標則表明,這兩年美國經濟并未真正為美國人就業提供更多的機會。

  美國經濟是世界經濟的重要組成,其發展對于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經濟體將會產生重大影響。如果美國經濟能夠借助內部的結構改革和技術進步實現經濟穩定增長,而不是通過損害他國和全球利益謀求單邊短期利益,將是世界經濟的幸事。(作者是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

   來源鏈接:http://opinion.huanqiu.com/hqpl/2019-04/14814588.html



[關閉]
 
  2005-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